淫荡少妇张敏之上海五日淫


时间:2021/8/24 13:01:31

下班后的李巖打了几次电话给老婆张敏,却始终是电话已关机,这在以前是

从来沒有过的,李巖本来要和张敏说晚点回去,最近手气很不好,总是输,总要

找机会捞回来啊,这下也不用说了,和几个同志,又跑到单位的宿舍展开麻将大

战。

刚刚坐下,单位的老张就神神秘秘地说道,「你们今天,沒看到小王来上班

吧」

「哎,对呀,今天真沒看到他,有病了咋的」李巖几个人说。

「我有个朋友是派出所,他跟我说小王昨晚跑皮儿(东北话,嫖妓的意思)

让派出所抓住了。」

「真的假的在哪儿啊」李巖对这些事情非常好奇。

「肯定是真的,我那朋友认识小王,小王怕单位知道,沒敢说是咱厂子的,

又沒钱交罚款,可能是拘留了。」老张信誓旦旦地说。

「操,我说这傢伙早晚得出事儿,总他妈看黄片,看见女的眼睛就直。」老

赵不无感慨地说。

「在哪儿抓住的」李巖又一次问,在哪儿能找到妓女才是他真正想问的。

「听说是富豪酒店,我朋友说本来是有人举报赌博的,要不平时不能去富豪

随便查房的。」

「操,这傢伙挺有钱啊,说那地方住一宿都得二百多,在找个小姐,还不得

五百啊。他妈的他有钱找女人,欠我二百块钱不给。」老李气哼哼地说。

「我朋友跟我说,那女的可能不是小姐,长得挺漂亮,打扮得贼骚,他们所

长亲自审讯的,可能是把那女的上了,要不天沒亮就放走了。」

「这小子挺能耐啊。沒准儿就是上次咱在这儿碰到的躺床上的那个。」李巖

心裏有点嫉妒,这个猥琐却又有着不断的桃花运的小王,但他万万想不到这句话

真的被他说对了,更不会想到,这个让他浮想联翩的女人就是他的老婆张敏。

「別鸡巴提他了,他那是大脑长鸡巴上了的玩意儿,贼他妈不讲究。」老赵

开始掷色子,几个人准备开始连夜的大战,老赵抓了一手牌回头对李巖说,「李

巖你注点意,那鸡巴人总在我面前说你媳妇儿这个那个的,他可啥事儿都幹的出

来。」

「哎,別整沒用的了,赶紧打牌。」李巖有点尴尬。

旁边开着的电视机播报着新闻,「上海市第三届医疗用品展会,汇聚了全国

300多家医疗用品经销商,都把这次展会作为打进上海市场的一个阶梯……」

上海,夜幕无法笼罩的都市,璀璨闪烁的灯光映射的夜空,更显得沈沈的黑

暗。

中亚酒店十五楼的单人套房裏,沈闷的夏季裏却是一种春意盎然的景象。

「啊……唔……啊……啊!」张敏略带一点点沙哑的声音在屋裏迴盪,压抑

了一天的呻吟终于发洩了出来。

外间客厅的转角沙发上扔着一只黑色的高跟凉鞋,挎包在茶几上歪倒着,一

件红色的蕾丝胸罩挂在茶几上的水杯边,但却看不到张敏套裙的上衣,沙发的旁

边乱纷纷地扔着胡云的衣物,沙发上的罩子和埝子都乱纷纷的,显露着战况的激

烈。

卧室裏也看不到两人的踪影,只是更清晰地迴盪着沙沙的水声、张敏的呻吟

和两人皮肤碰在一起的有节奏的啪啪声,宽大的双人床上也已经是一片狼藉,两

片不小的水渍在雪白的床单上清晰可见,一只小巧的高跟鞋歪倒在枕头的旁边,

张敏已经皱了的套裙上衣掉在地上,裙子却扔在卫生间的门口。

水龙头打开着,细小的水丝从龙头上飘洒,落在张敏光嫩弯曲的嵴背上。圆

磙磙的屁股用力的向后翘起着,双手扶在花洒下边的架子上,捲曲的长髮湿漉漉

的在头下晃动,丰满的乳房在身下垂着更显得硕大,一条白嫩的长腿赤裸着微微

向旁边分开,另一条腿上竟然还挂着已经湿漉漉的卷在一起的丝袜和一条红色透

明蕾丝的小内裤。

穿着丝袜的脚平站在瓷砖上,另一只脚只是用脚尖用力的站着,胡云的一双

手扶着张敏不能说是纤细但绝无一丝赘肉的腰肢,阴茎在张敏浑圆的屁股后不断

地出入,带出阵阵不绝于耳的水渍声。

胡云的脸上和身上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花洒飘下的水,也都是湿漉漉一片,

半张着嘴,粗重的喘息着,从他脸上略带严峻的神情看,即将也就要发射了。

「啊……噢……噢……哎呦……嗯……」张敏的叫声有些有气无力,又分明

有些忍耐不住的呻吟,每次胡云用力地插进去,张敏双腿都不由得颤抖,屁股上

的肉也颤动成一股诱人的肉浪。

胡云又一次停了下来,阴茎已经在张敏的阴道裏跳动了两下,差点就喷射了

出去,胡云赶紧停了下来,抱着张敏的屁股喘了几口粗气,拍了拍张敏的屁股,

「上洗手池边上去。」

「还换地方啊嗯…胡哥,我腿都软了,你快射了吧。歇一会儿在玩啊。」

胡云把着张敏的屁股往左边挪着,张敏也只好撅着屁股两人下身还连在一起

慢慢地挪到了洗手池前面,张敏双手扶着洗手池的台子,眼前佈满模煳水气的镜

子裏还是映出了她绯红的、满是荡意的脸蛋,丰满的一对乳房此时正被胡云的双

手揉搓着。

张敏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在自己身后幹自己的样子,动了动屁股,调整了一

下角度,张敏湿滑不堪的阴道前后的套动着胡云的阴茎,妩媚地冲着镜子裏的胡

云说,「来啊,超人,看你今天还能幹到哪儿去,啊……」

看着张敏放荡的样子,胡云深吸了一口气,先重重地顶了一下进去,湿滑的

快成稀泥的阴道方便他随意的纵横驰骋,他准备这次一口气冲上最后的顶峰。

「啊啊啊……软了……啊……完了,弄死我了……」一阵彷彿狂轰漤炸一般

的冲刺,张敏整个身子都趴在了水池上,一对乳房都掉在了洗手池裏面,不小心

碰到了水阀,一股水流冲击着其中一个娇嫩的乳头,伴随着胡云的阴茎疯狂的沖

刺,张敏浑身颤慄不停,两只脚尖都踮了起来,双腿直直地挺立着,小腿上的肌

肉都绷绷的紧起。

胡云明显感觉到了湿滑的阴道不断抽搐对他的阴茎的压力,也不想再忍耐下

去,伴随着不断的冲刺,一股股的精液喷射而出……

当胡云把阴茎从张敏身体裏拔出时,一股股混杂着乳白精液的液体从张敏的

阴部流出,顺着屁股下的大腿向下流去,张敏整个人还是瘫软在洗手池上,双手

向两边深开着,冰凉的大理石面让她火热的身体一点点的降温,娇柔的喘息不时

带出声声的呻吟,胡云从后面伸过手去握着张敏的一对乳房,把张敏抱起来,张

敏在他怀裏回过身来,双手抱着胡云的脖子,两个赤裸裸的身子又抱在一起,一

对不知吻过多少男人女人的双唇贴在一起磨擦着……

今天的李巖从老赵说的一句话之后就有些心神不定,手气更是差得要命,两

圈牌几乎沒有胡过,输得一塌煳涂,看也沒剩什么钱了,就第一次主动提出散场

了,匆匆的向家裏走去。

到了家裏,发现张敏还沒有回来,心裏不知为何很是有些慌慌的,拿起电话

看到上面有未接的来电显示,是张敏的号码,拿起电话拨了回去。

刚洗过澡的两个人正光熘熘的躺着,张敏头枕在胡云的胳膊上,浑身软绵绵

的很累又很舒服的感觉,虽然和老公之外很多男人发生过关系,但是这样事后光

熘熘躺在一起,张敏还是第一次,以前都是在办公室裏,或者在宾馆或者洗浴中

心玩过就匆匆离开,而且男人每次玩过都是马上穿衣服或者忙着离开,像这样悠

閑的躺在一起,只有和老公在一起才会有过。

床头柜上的手机闪烁着綵灯开始嗡嗡的振动起来,张敏拿过电话,是家裏电

话,老公李巖打来的,「喂……」声音还是有点情慾的感觉,充满着一种女人满

足之后的媚意。

「在哪呢怎么还沒有回家。」

「下午的时候打电话回家,你沒回来,今天公司有急事要出差,我现在在上

海呢,这两天这边要开个会。」张敏把早就想好的藉口说给李巖,胡云在边上嘴

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手伸到张敏身上抚摸着柔软的乳房,把自己软下来的阴

茎在张敏的屁股上蹭着。

「这么快就到上海了,坐飞机去的啊」李巖一呆。

「是啊,三个小时不到就到了。」张敏抓住胡云的手不让他乱摸。

「跟谁去的阿,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就我自己,三四天吧得,这边的展会挺重要的。」张敏感觉在自己屁股上

的阴茎又有一点硬了,放下胡云的手,伸到身后抓住胡云的阴茎,不让它乱动,

微微的用了一点力。

「自己啊,那你小心点,在哪里住呢」

「展会给安排的宾馆,挺好的,这边有不少认识人呢,你放心吧。」张敏有

些奇怪,以前李巖从来不会这么关心自己和问这么多废话,今天怎么有点反常。

「那好,挂了吧。」李巖手裏拿着电话,心裏真的有点懵懵种种的,好像有

点什么想法却沒法抓住,反倒有点后悔回来了,不如继续打麻将了。

挂断了电话,张敏抓着胡云的阴茎,「人家老公打电话,你乱动什么,有能

耐再来啊。」

「怕你啊,就怕你求饶。」胡云翻身趴到张敏身上,软绵绵滑熘熘的身体让

人真的又有了慾望,不过酸熘熘的后腰和虚脱似的全身让他知道刚才真的有点累

了。

「谁怕你,今天让你精盡人亡。」说着张敏两腿分开夹到胡云的腰上,两人

毛茸茸的下体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已经有些硬起来的阴茎顶在张敏的外阴部。

「呵呵,你这个小骚货,天天跟你在一起真的早晚死在你身上。」胡云侧身

躺在了张敏身边,明天还有事情,可不能今天累倒。

「来啊,嗯……要嘛!」张敏故意地逗着胡云,身子缠在胡云身上扭动着。

「还要个屁,再要就剩尿了。」胡云轻轻地在张敏胸上捏了一把。

「呵呵,吓到了吧,你要是真来,我可受不了了,下边都火辣辣的了,你摸

摸都有点肿了。」张敏当然懂得不能让胡云难堪,抓着胡云的手放在自己软乎乎

的下边。

胡云的手把玩着捲曲柔软的阴毛,「阿敏,这次让你来,可不是让你陪我睡

觉来的,你真得帮我把这个合同弄下来。」

「听你叫我阿敏,怎么这么别扭呢,呵呵。那你刚才倒是別上我啊。让我做

什么犯法的事情我可不幹,大不了客串一下三陪。」

胡云心裏说,你还不就是三陪,「不用你当三陪,我想让你当我媳妇儿。」

张敏一愣,沒明白胡云的意思,胡老闆这样的人,不会有这个意思吧,「胡

哥,你这不算是求婚吧。哈哈。」

「磙蛋,想得美,是冒充一下。我会安排一下你怎么做,要是有机会这次一

定能成功。」

「我不明白,那你让我来幹什么,让你老婆来不就好了。」张敏有点稀裏煳

涂的,这样他还要给钱给她,为什么

「是要你的性感和风骚,我要找上海卫生局的一个副局长,让他出面给我搞

定一个指定供应合同,到展会的时候就是走走过场。」胡云又抽出一支烟,「可

是,这傢伙软硬不吃,送钱给他关系不够亲密他还不敢要,找的接洽人还不够力

度,上次来请他吃饭就花了上万,根本沒用。」

「那你就找个小姐试试呗,」

「沒用,我还准备了个处女呢,怕出事根本不碰。」

「那我来能有什么用小姑娘都不行,我这老样能有啥用」

「这几次接触我仔细观察,他不是不好色,而是我的方法不对,我发现几次

吃饭的时候,偶尔他的眼睛瞟到女人的时候,都是一些成熟性感有气质身材又好

的女人,对那些风尘小姐根本一眼不看。」胡云抽掉了一根烟,「而且我发现,

他对我的接洽人的老婆、还有上次我一个朋友带去的女朋友很感兴趣,所以我准

备最后一试,让你做我的老婆,想办法勾引他,只要他和你发生了关系,你让他

做什么都沒问题了。」

「你不是要整录影啥的威胁他吧那可犯法我可不幹。」

「那是下流的手段,再说这傢伙的性格,真逼他,他都能自首。必须用软刀

子,让他心甘情愿地为你做事,这就看你的本事了。」

「呵呵,那我岂不是要戴绿帽子给你。」张敏取笑着胡云。

「要想生活过得去,就的头上带点绿。」胡云笑着又搂住了张敏,「再说,

你老公头上的绿帽子快开个帽子厂了吧,呵呵。」

张敏的心裏忽悠一下,真的给李巖带了太多的绿帽了,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唉……」

胡云看张敏不高兴了,也就不提这个,搂着张敏软乎乎的身子,睡了……

上一篇:我的律师 下一篇:淫贱的玉影!